专业深挖足球、篮球、赛车、羽毛球等体育运动的比赛数据
  • 首页
  • 体育直播
  • 正是这个已经褪色的理想主义者,他保留着这支曼联最体面的尊严

正是这个已经褪色的理想主义者,他保留着这支曼联最体面的尊严

发布:ad36506-08分类: 体育直播

正是这个已经褪色的理想主义者,他保留着这支曼联最体面的尊严

上世纪的最后一个冠军杯——99年欧冠像是上帝为理想主义者安排的课程:范加尔的巴萨,“老爵爷”的曼联,希斯菲尔德的拜仁。两个理想主义者和一个现实主义者只能两个能够活下来,也就是说两个理想主义者贡献了让后人至今热血沸腾的两回合进球大战,但是最后决定谁能活下来的是与现实主义交锋之后的结果。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身体里的某种基因被唤醒 ——07年之后他赖以生存的“胜负感”。有人说他是个天生的赌徒,在硬币向上的瞬间,他本能般的倾向于朝上的一面。于是他在均势的两回合中拿到两分,看着范加尔也是什么没有得到。在随后的淘汰赛中,也许他的战术能力逊色于其他对手,但是如同本能般的天赋让他将比赛尽可能导向对自己最有利的局面。

弗格森有着狡黠的理想主义,他希望靠着这点狡黠对抗现实的世界。尽管00年被克鲁伊夫称赞为欧洲最好的攻击球队,但接下来的现实是比较天赋,来自伯纳乌的巨星们有瞬间改变比赛的能力;来自德国的拜仁如机器版精密;更新换代的曼联成为米兰人的鱼肉。当06~07年曼联重新扬帆起航时,“老爵爷”的理想主义踏上了正确的旅程——他依然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摧枯拉朽般的粉碎阻力。

当理想在圣西罗破碎,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斯科尔斯、吉格斯和自己时。这个理想主义者摇身一变成为失落的现实主义者。他曾经不屑于为对手改变自己,而今他通过限制对手赢得比赛;过去他的球队不放过任何一次屠杀对手的机会,而今他的球队在保证不出错的情况下一点点展社工对手。对于他来说,自己变得比对手更强不再是唯一的赢球手段,令对手变得比自己更差同样可以赢球。也许他手里的牌面不是最好的,但是他将会将比赛导向对方最不舒服的局面,哪怕只是浑水摸鱼。弗格森的曼联经常面对弱队的时候场面失控,甚至失去比赛的主导权,但是他的胜负感让他明白在何时何处轻轻的送上致命一击。他不再寻求主动攻击,只是尽量的让对方不舒服,然后等待对方犯错。

有老球迷惋惜他的晚节不保,也有新球迷称赞他持续不断的胜利。但是只有“老爵爷”明白,他就是这支曼联的灵魂。曼联不会再拥有有罗布森和基恩式的领袖,中场核心们渐行渐远,甚至曾经那支钢铁防线也残缺不全。他只是顽强的活着,不断的胜利,因为没人比他明白活着本身的意义。只有胜利才能有尊严的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前进。这是个球员通过转会向俱乐部施压,俱乐部成为富豪玩物的时代。更换教练和球队信仰如同翻书一样容易,连续两年进入欧冠决赛的库珀而今几乎无人提及;只有他长时间的站在顶峰,哪怕靠着一系列难堪的胜利。也许此刻他早已背离自己曾经的理想,只能靠着经验和那理性主义的胜负感拖着残破的曼联前行。但是正是这个已经褪色的理想主义者,他保留着这支曼联最体面的尊严。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